Back to All Events

局Limitation——新造本纪


局_海报.png

局Limitation ——新造本纪2017

 

策展人:蓝海骐

艺术总监:济 昌

参展艺术家:方井、胡诚、河夫、蓝海骐、林继昌、李彪、蒲文辉、王义明、许东生、肖庆书、衣国庆、赵鑫(排列按姓氏拼音顺序)
 


说「局」

2016年的时局多让人捉摸不透,迷局之中,你或已躬身入局,或已置身事外。
局可大可小,三五知己,也可组成一小局,喝个小酒,吟诗涂鸦,了却余生,也或许怀篡梦想等待命运的奇迹出现!
新造,是个没有任何特别的镇,保守而落后,并不因其名而不同,哪怕是那流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珠江都是如此平常。船在这里进,在这里出,人在这里生,在这里死。街道平静,除了那个不知沿延了多少年月,逢五赶集的日子。
艺术家就都偏爱这真实自然的环境、民风,四年前开始三五成群地聚合在这里。
新造当代艺术中心(名字真的不重要),以后能做出些什么,不知道。它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必然出现的空间。和这个浮躁的年代一样,多数人是不会关注和自己无关的事。打造这么一个非盈利的艺术空间,或许只是一剂人到中年后的安慰剂,人曰:「理想」或「情怀」。
艺术是重要的,艺术家是可爱的。不管你认同与否,我们就在这出现了。在闹市之外,可以保有一种边缘的立场,和局外人观看的角度。
新造,因其名而名,重新,否定,创造……

蓝海骐
2016年12月15日写于新造

 

新造,和平路4号

济昌

冬天一到,候鸟又将迁飞。为觅食、为取暖,为生存。
这是从人的角度对鸟类的观看和揣测,而飞鸟自身的本能和飞行的淮确,一定先于人的逻辑而存在,是古老的、自然的合目的的安排。
假定这一季就是艺术的冬天,那么艺术家工作室的不断挪移迁徒,自然就不同于居家日常的选择,它应该具备飞鸟的某些类似的品质。结束了二棉厂工作室的憋闷,今年冬我搬至番禺区新造码头边一处临江画室。每天听轮渡突突的声音,轮船驶过,沙沙刷刷有万顷波澜涌向心间,顿感天地寥廓,人天一气。这是泡茶养心阅读的地方,可以小酌诵《秋水》,击水三千里。说是我相思多年的处所,并非矫情。
从大学城穗石渡口坐船至新造渡口,五毛钱,10分钟。上岸,步行两百米到菜市买数条小鱼、一把青菜不足10元。折返,入和平路,经派出所,数步可见粮仓、教堂,和平路4号渺小的门牌,与广州都市的繁华相对,以最低限度保留着前现代的喜乐。门前一处被烧烂未及清理的厂房,废铁、烂棚、破轿车,以平静的心看去,并未觉得不堪,甚至联想起基弗的作品。当代艺术的观看之道不仅仅提示方法,更是指向心眼。
和平路4号大院,四年有数名美术工作者相约入住临江的一幢建筑物,乡党方井兄弟是最早选址入住者,位居三层楼高处。我的到来正是通过他与艺术家许东生的接缘,及蔡昌澜小兄弟的谦让。方井是个热心人,早年毕业于广州美院,踏出校门之后,隐让艺术梦想,以实用美术服务于社会多年,有丰富的摸爬滚打的社会经验和资源积累,却于盛年之际革新故我,甚至改名单字:井。井水的井,心井的井。返回到大学时的初心与梦想,重新拾起油画笔,煮茶望江,每日眼之所见,收为素材。画出系列巨幅往返江岸轮渡的众生相;我的邻居王义明君也最早入住者之一。从平庸社会学角度看他,已经是一名成功人士无疑。杜尚说世人看重的「四子」,义明君还要高出几个级数:拥有好的妻子、房子、车子、女儿,还有好的大学教职位置。属于锦衣玉食的优等人生。但是看了他从西藏高原写生或创作带回的一批尺幅甚大的油画,激情驱动油彩的喷溅,感觉他从高原找到道场,将每一次创作看作是一个葡匐的人对神山敬仰的表白。刀笔的狂舞行为也是对平庸的日常性的解剖。他的画面可以作为一面镜子,鉴照实用的现实。是的,激情的冷却只能给出平庸的日常性。
我对新造这个名字,此前只从蓝海骐处听过几回,一直想去看看但未成行。据说他选址租下新造当代艺术中心还早于和平路4号的租户。我接触到的落脚新造这几位,都有大致相仿的人生心路,海祺这位小兄弟也不例外,有着自己较为成功的创业之后,又折回到艺术梦里。几年时间,码头临江这个空间,耗去了他时间、精力、钱财不少。我做出迁往新造的决定,跟他这个人及对新造当代艺术中心的描述有关。的确,至眼前所见,他不急不缓,一点一滴的想法都付诸行动,实现了可见的硬件环境。在经过此前「中意法当代艺术家交流展」及「什么鬼」美院学生展试运行后,我们同义明、方井诸君相议筹办新造艺术家年度展事。响应的艺术家及新造常客约11人。和平路4号有我认识的衣国庆、胡诚、赵鑫等,并经衣国庆的热心推荐,原来租住新造还有几年轻艺术家。乡党萧庆书和河夫,也刚好签约落脚。为什么选择新造?
爱上江景、喜欢宁静、租金适宜、或因缘巧合等等,其实不为什么,既来即安都在因果。如果真存在着一个艺术的冬天,艺术家是收敛翅膀保暖,还是展翅高飞?这要看自身储备的能量。
不管是岸上栖木觅食的蝉鸠,还是江面守候扶摇直上的鲲鹏,既行脚至此,就都结上「新造」的缘。三五成群,拜地缘所赐。不妨以艺术之名,同气求声,相互取暖。新造的人,新造的艺术?随你臆想。江面每日有上百的船只驶过,谁在收集那些不同走向的波纹呢?

Later Event: December 23
A.AM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