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3
to Jan 23

A.AMOR

aamore01.jpg

ARTISTS

Samuel Fried / Li Zhenhua / 9 Mouth / Heidi Kämpfer / Ron Halbright / Jumping He / ben@benshop / Matis d'Arc / Yan Jingliang / Sarah Keusch / Silva Tojo

 

CURATED BY

Sylvie X Chen

▂▂

我們因何蛻變,戰爭還是性別 ? 

未來的某天,真實的愛人將會消失,人們只需要在加油站直接往肚臍上充滿所謂愛OIL. 一個愛的眼神或真實肌膚的味道將不再被認知. 這種情形不是你我它雨夜中詭異的夢, 而是傳統愛的模式崩坍瓦解下, 液態的愛,流動的愛, 多角的愛,無重力的愛,如何在未來發生的想像。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圖 ,在二千年前 Symposium《宴話篇》中提問愛的本質和美德: 愛是對美的企盼,美貌、智慧 長相廝守,兩人間只有美德與知識的交流最為崇高。 二千年後的今日科技和機器幾乎可以替代所有,愛的感觀有朝一日終被取代嗎? 

What changed us ? Wars or Sex ? 

In the future one day people don't have real lovers any more, they go to petrol station to charge for some love through the hole on the belly, nobody even know the taste of a real skin either a look of love ... such a strange dream appeared in a rainy night as liquid love, multi love, fiction love, all or something about futurist love , same questions already raised in the Plato time . Machines & technology is replacing everything , would love or say our true feelings replaceable IN A future?  

 

View Event →
Jan
10
to Feb 11

局Limitation——新造本纪

局_海报.png

局Limitation ——新造本纪2017

 

策展人:蓝海骐

艺术总监:济 昌

参展艺术家:方井、胡诚、河夫、蓝海骐、林继昌、李彪、蒲文辉、王义明、许东生、肖庆书、衣国庆、赵鑫(排列按姓氏拼音顺序)
 


说「局」

2016年的时局多让人捉摸不透,迷局之中,你或已躬身入局,或已置身事外。
局可大可小,三五知己,也可组成一小局,喝个小酒,吟诗涂鸦,了却余生,也或许怀篡梦想等待命运的奇迹出现!
新造,是个没有任何特别的镇,保守而落后,并不因其名而不同,哪怕是那流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珠江都是如此平常。船在这里进,在这里出,人在这里生,在这里死。街道平静,除了那个不知沿延了多少年月,逢五赶集的日子。
艺术家就都偏爱这真实自然的环境、民风,四年前开始三五成群地聚合在这里。
新造当代艺术中心(名字真的不重要),以后能做出些什么,不知道。它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必然出现的空间。和这个浮躁的年代一样,多数人是不会关注和自己无关的事。打造这么一个非盈利的艺术空间,或许只是一剂人到中年后的安慰剂,人曰:「理想」或「情怀」。
艺术是重要的,艺术家是可爱的。不管你认同与否,我们就在这出现了。在闹市之外,可以保有一种边缘的立场,和局外人观看的角度。
新造,因其名而名,重新,否定,创造……

蓝海骐
2016年12月15日写于新造

 

新造,和平路4号

济昌

冬天一到,候鸟又将迁飞。为觅食、为取暖,为生存。
这是从人的角度对鸟类的观看和揣测,而飞鸟自身的本能和飞行的淮确,一定先于人的逻辑而存在,是古老的、自然的合目的的安排。
假定这一季就是艺术的冬天,那么艺术家工作室的不断挪移迁徒,自然就不同于居家日常的选择,它应该具备飞鸟的某些类似的品质。结束了二棉厂工作室的憋闷,今年冬我搬至番禺区新造码头边一处临江画室。每天听轮渡突突的声音,轮船驶过,沙沙刷刷有万顷波澜涌向心间,顿感天地寥廓,人天一气。这是泡茶养心阅读的地方,可以小酌诵《秋水》,击水三千里。说是我相思多年的处所,并非矫情。
从大学城穗石渡口坐船至新造渡口,五毛钱,10分钟。上岸,步行两百米到菜市买数条小鱼、一把青菜不足10元。折返,入和平路,经派出所,数步可见粮仓、教堂,和平路4号渺小的门牌,与广州都市的繁华相对,以最低限度保留着前现代的喜乐。门前一处被烧烂未及清理的厂房,废铁、烂棚、破轿车,以平静的心看去,并未觉得不堪,甚至联想起基弗的作品。当代艺术的观看之道不仅仅提示方法,更是指向心眼。
和平路4号大院,四年有数名美术工作者相约入住临江的一幢建筑物,乡党方井兄弟是最早选址入住者,位居三层楼高处。我的到来正是通过他与艺术家许东生的接缘,及蔡昌澜小兄弟的谦让。方井是个热心人,早年毕业于广州美院,踏出校门之后,隐让艺术梦想,以实用美术服务于社会多年,有丰富的摸爬滚打的社会经验和资源积累,却于盛年之际革新故我,甚至改名单字:井。井水的井,心井的井。返回到大学时的初心与梦想,重新拾起油画笔,煮茶望江,每日眼之所见,收为素材。画出系列巨幅往返江岸轮渡的众生相;我的邻居王义明君也最早入住者之一。从平庸社会学角度看他,已经是一名成功人士无疑。杜尚说世人看重的「四子」,义明君还要高出几个级数:拥有好的妻子、房子、车子、女儿,还有好的大学教职位置。属于锦衣玉食的优等人生。但是看了他从西藏高原写生或创作带回的一批尺幅甚大的油画,激情驱动油彩的喷溅,感觉他从高原找到道场,将每一次创作看作是一个葡匐的人对神山敬仰的表白。刀笔的狂舞行为也是对平庸的日常性的解剖。他的画面可以作为一面镜子,鉴照实用的现实。是的,激情的冷却只能给出平庸的日常性。
我对新造这个名字,此前只从蓝海骐处听过几回,一直想去看看但未成行。据说他选址租下新造当代艺术中心还早于和平路4号的租户。我接触到的落脚新造这几位,都有大致相仿的人生心路,海祺这位小兄弟也不例外,有着自己较为成功的创业之后,又折回到艺术梦里。几年时间,码头临江这个空间,耗去了他时间、精力、钱财不少。我做出迁往新造的决定,跟他这个人及对新造当代艺术中心的描述有关。的确,至眼前所见,他不急不缓,一点一滴的想法都付诸行动,实现了可见的硬件环境。在经过此前「中意法当代艺术家交流展」及「什么鬼」美院学生展试运行后,我们同义明、方井诸君相议筹办新造艺术家年度展事。响应的艺术家及新造常客约11人。和平路4号有我认识的衣国庆、胡诚、赵鑫等,并经衣国庆的热心推荐,原来租住新造还有几年轻艺术家。乡党萧庆书和河夫,也刚好签约落脚。为什么选择新造?
爱上江景、喜欢宁静、租金适宜、或因缘巧合等等,其实不为什么,既来即安都在因果。如果真存在着一个艺术的冬天,艺术家是收敛翅膀保暖,还是展翅高飞?这要看自身储备的能量。
不管是岸上栖木觅食的蝉鸠,还是江面守候扶摇直上的鲲鹏,既行脚至此,就都结上「新造」的缘。三五成群,拜地缘所赐。不妨以艺术之名,同气求声,相互取暖。新造的人,新造的艺术?随你臆想。江面每日有上百的船只驶过,谁在收集那些不同走向的波纹呢?

View Event →
Jan
10
to Mar 3

空巢青年——雕塑多过人实验跨年展

 

策展人:方颖欣、艾力玛

艺术总监:济  昌

参展艺术家:广美2013级实验雕塑工作室

学术支持: 付  帅

项目执行组:王乾元、易雨馨、许嘉升、张维

 

《空巢青年》

当空巢的不再是老人……
快速发展下的社会,造成了一代青年的冷漠;高墙耸立的学院制度,造成了一批艺术家的空巢。他们有些另类,想法独特,新晋的前卫艺术家更是如此,作品寻求突破、难理解,甚至总是带着反叛的情绪。
带着思考在自由中得到满足,是思想的本质,也像极了艺术家的气质。但长期受到学院派体制化、规范化教育的压制,很多青年艺术家的创新观念得不到实现,仅剩的一点点思想被包裹在作品中不被察觉,内心更是无处躲藏的寂寥,体现为一种空巢。那么既然在学校不被理解,又渴望得到关注,为何不鼓起勇气,冲破这种束缚,找一片自由的领域施展艺术抱负。
此次展览的艺术家们来自广州美术学院大四雕塑系,他们通过不同的艺术创作形式造成视觉上的冲击,从而呈现自己对观念的思考,但在学校展示总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使作品的某些内涵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现,那么就想利用这次机会,给观者带来更丰富的体验和感受。
这是一群空巢青年的狂欢,或是寂寞,或是自主选择。

——九皋协会

View Event →
什么鬼
Oct
19
to Nov 21

什么鬼

展览时间:

2016-10-19 - 2016-11-20

策 展 人:

肖珊珊 龙邃洋

出品人:

蓝海骐

技术支持:

邓源 梁晓亮 苏纯璇

 

这是一个什么鬼展览
 

龙邃洋/文

在传统展览模式下,通常都需要对展览下定义,让观众清晰地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展览,是展会?博览会?艺术展?设计展?还是学生展……我记得当初一边做一边学怎么做展览时经常被经验丰富的前辈告诫,对展览下一个清晰的定义十分重要。但这次当我和肖珊珊一起讨论我们要发起一个什么样的展览时就遇上这样一个尴尬的状况:如果我们说这是一个艺术展,那么什么是艺术呢?这是一个专业学术界讨论了几百年都没能得出结果的命题。那么,我们轻易地把这个展览界定为艺术展也是不严谨的。如果说是一个实验性的展览,好像又不太实验,据说实验艺术这个词有问题,很多搞所谓“实验艺术”的艺术家不承认自己做的是实验艺术,更何况这次参展的大部分连艺术家都“算不上”。他们主要是大学里在校的学生和刚毕业的,也有国外毕业回来的。尤其是刚从国外毕业的那位更明确地告诉我他不是一个艺术家!那,这是个学生展吗?是,也不是。说是,这的确太多是我和肖珊珊在广州美术学院教学探索下的“成品”,作品的作者大多数都是学生。说不是,是因为我们不想把他们被绑定在“学生”的标签上,而更希望他们能在已有的思路上继续勇于发掘自我,探索“艺术”的思考模式。

我们认为,什么是艺术并不重要,学生掌握方法去构建自我的面貌和核心价值观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最终他们要不要当艺术家,或者会不会成为艺术家。这可能是十年或二十年后才会发生的事。但在当下,我们希望发起这个展览时通过“校外”这个第三方独立机构所提供的场所让他们的想法得到进一步的发挥。同时,让观众去跟他们产生正面的交流,甚至互动,最终让他们明确他们所做的就是他们所坚持的。

因此,这也是我和珊珊最终“冒险”用“什么鬼”作为展览标题的原因。

非常感谢新造当代艺术中心总负责人藍海騏先生为这个展览提供最大的支持。支持文化工作在当下如此消费商业化的社会当属不易,支持年轻人尝试自己的想法更属难能可贵!我曾带一位不能公开其名的,在当代艺术评论界相当有份量的教授来新造当代艺术中心参观,当这位教授看到这个空间,对艺术实验支持的理念和年轻人朝气的能量时也为之感到兴奋和鼓舞。甚至在我落笔起草该展览前言时,也不远万里发微信叮嘱我千万不能放弃理想和坚持鼓励年轻人发挥他们的能量。

此外,还要感谢我和肖珊珊课程的参与者,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的邓源老师和华南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梁晓亮老师和苏纯璇老师的技术支持。

 

 

参展人员:

刘嘉慧 李冠霖 邱婉纯 连纬琪 孙心雨 吴伟锋 陈哲元 张晋轩 陈育坚 齐铮 李锦飞 钟沛颖 孟晓璇 黄文斌 庄瑞灵 谭颖婷 杨沅君 蔡艺玫,付鹏飞,李博,曾景豪 黎志钦 许越 王哲 周琴宜 辛未 任惠仪 胡尉诗 邹丽芝 范瑞琳 叶美璘 陈薇 蔡杰成 温鹏 王越 林春柳 龚燕珊 占丽珊 陈慧昕 李靖怡 谢思思 郑诗婷 翁纯子 杨逸 胡瑞云 梁伊琳 王树越 屠若晗 罗雅文 郑志侃 林友婷 冼小梅 陈子瑜 张源原 陈柯茹 廖若男 黄源龙 马路遥 许启乐 廖秉谦 吳綺君 禹灼粤 李佳佳 周结文 梁燕婷 谭邹欣然 张宏 王祉茵 关思敏 金川会 陈芮泳 庄丽珍 彭伟君 袁傲 朱杰 邝杨喜 冯艳 梁文捷 竺延 何雨芹 冯梁嘉唯 林树洪 刘姹紫 杨永胜 陈嘉莹 杨洋 庄棪 刘贰和 周展 梁馨雪 胡思婷 孙明煜 钟肇嘉 张绚梓 杨倩 陈斐 研一 林锐珍 刘湖青 唐高星 黄瑶君 蔡铄涵 陈琳琳 张丹燕 赵博雅 许伟民 许炜裕 孙加晃 李冠廷 秦家玉 张亦弛 古师承 梁文捷 林山珊 严思宇 冯时 梁彩华 沈利 李佳 颜钊 梁颖倩 莫家樑 曹杰培 钟缘 金妙菊 蒋晨怡 张逸 罗秋亮 吴凯敏 何家冰 赵曈 林善庭 张树文 陈烁 卞世瑞 姜男 高颖欣 林安邦 林小琪 孔华宝 林滢滢 林聪 梅昊雄 郭勤 朱炜贤 梁锦焕 苏权维 孙光宏 彭凡 盘周浩 吴桐 张丁山 周欣瑜 邱绮雯 张邦超 王于尊策 叶锐龙 吴美仙 谭坤妤 林小琪 林聪 毛嘉丽 高迪 卢国振 吴凯敏 张树文 孙家鼎 廖淑珠 陈锦婵 李乐欣 范秀雯 蒋晨怡+张丁山 谭子欣 陈稚凤 陈潘琳 余发 朱炜贤 陈明辉 李智勇 张智婷 洪铭鲲 吴文川

View Event →
中意法当代艺术家邀请展
Oct
19
to Nov 20

中意法当代艺术家邀请展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列)

阿莱西奥(意)、查理(法)、大卫(法)、法比奥(意)、杰尼-理查德(法)洛齐(中)林继昌(中)、马轲(中)、吴震寰(中)、许东生(中)、张方白(中)

策展人:

林继昌

协助策展 :

意大利米兰35街艺术中心主席 贾格莫 | 法国国留尼汪艺术家联盟查理

展览总监:

蓝海骐

 

艺术的光亮,像星星般崇高肃穆

林继昌

这个展览的缘起,最初为邀请几位外地艺术家朋友到汕头聚饮,

吹海风、品美食。几经凑合,发酵成“中意法当代艺术家邀请展”。中国式写意,常常是“醉翁之意”。

与北上广的热闹相比,汕头城偏安一隅。而这座安静的城拥有奇妙的内海,几乎以倾听潮水的方式接收着瞬息万变的世界信息,与百多年前做为通商口岸与世界直接对话的繁忙身影相对,街市缓慢的节奏为人们提供了足够的思考的条件。

本展有幸邀请到国内优秀的艺术家吴震寰、张方白、马轲、许东生及国际知名艺术家洛齐等先生,并通过洛齐先生约请到意大利艺术家阿莱西奥、艾玛奴拉、法比奥等先生,法国艺术家查理、多米尼克、杰尼-李查德等先生的作品,由汕头泽辉园艺术馆承办展示交流。汕头泽辉园艺术馆将中国式典雅的园林建筑风格置于嘉泽大厦顶楼,像是好客的主人事先准备好了要迎接这一次艺术盛会的空降。

中意法艺术家的组合,将这个艺术展的话题提升到国际视野的层面进行对话。有意味的是,意大利和法国,曾经诞生过西方绘画史上近、现代两位伟大的画家。一位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杰出的雕刻家,画家和建筑师,被认定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开创者和先驱者,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的乔托•迪•邦多纳另一位是法国后期印象派、野兽派的重要人物,被认为其创作开启了立体主义的现代绘画之父保罗•塞尚。产生于意、法这两位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其位置构成西方绘画史上近代到现代的两个必经之门。如今,包括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大师,以及巴比松画派、印象派、表现主义、野兽派、立体立义、结构主义、抽象艺术、超现实主义、未来主义、新客观主义、甚至达达主义等西方近现代著名大师及著名艺术流派已为中国美术界所熟知,并作为世界性绘画传统被接纳。杜尚之后,现成品的出现宣告西方绘画史的断裂,后现代思潮滥荡。艺术开始以行为、装置、大地、声光电、波普等等新的呈现方式为国际当代艺术所续写,一种由帝国政治、权力和资本操控的当代艺术正形成规模,世界艺术重心由现代主义发源地法国巴黎被引渡至当代的美国,再出口给世界其他国家。

美国“概念艺术”祖师约瑟夫•科苏斯下面这段话道出了帝国艺术的部分信息:

因为我们没有一种真正的国族个性,我们将现代主义本身作为我们的文化。我们以出口我们的地方主义,改变变形了其他文化,并赋予这种混乱以一种“普世性”外观……因为我们的文化没有唯一的地理渊源,我们倾向于将自身定位于一种时间的位置一一这个世纪,而不是定位于大地上的某个地方。我们出口了一种综合性的文化一一麦当劳、可口可乐、希尔顿酒店等。由于各国族文化纷纷退却让给我们地盘,它们最终失去了对自己生活有意义机制的控制,由此变得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依附于我们。

曾经,包括中意法在内所有不满现状、具有变革理想与前卫精神的艺术家都不同程度参与到国际当代艺术运动中。故而,人们期待看到这些具有悠久绘画历史,对世界绘画史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国家的后续艺术家,对一场国际当代“反绘画”运动的思考及其创作呈现。    中国历三十年的当代艺术运动经由杜尚等现代艺术大师带来的艺术转向,敏感者首先发现自己所践行的艺术甚至背离杜尚称为“创造性行为”之本质的“审美渗透”,彻底消融到商业娱乐的消费体系中去。少数艺术家自觉远离街头回到画室,从现象、原点、艺术脉络重新反思,回归本质,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向。本次参展的艺术家大多如此。张方白初期创作已具有国际视野,还在中央美院读书时便参与到当时方兴未艾的美术思潮,而后拒绝潮流,选择沉潜,以“磨石”的耐心与精神续写中国文脉中的厚重与雄浑,在当代绘画中独具一格;吴震寰首先在中国传统诗、书、画、印体系中打下扎实的童子功,以此为始基面向中西方绘画史,以虔诚的态度向历代大师学习,用心思考与发现艺术的演变规律。以自己的心得与思考方向策划、参与一系列的当代艺术事件,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当代艺术的形态把握,达成自己的艺术思想,提出并通过创作践行“大国画论”及“空相绘画”的艺术主张;马轲甫一出道就显示出不寻常的绘画天赋。他的画面带有“成年人的童话”倾向,几乎是以纯真之眼质询、揭示、批判身处其中的现象世界,以道破“皇帝的新衣”的童言无忌,构造画面的张力、氛围,语言犀利又富于诗性;许东生近期的创作将童年记忆的灵异带入画面,借神巫超验的不可把握性破解学院式的经验与已知,使画面具有对应华夏先民遗留下来至今散布于民间的泛神思想的神秘色彩。洛齐先生首先是活跃于中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艺思潮的理论家与实践家。他的睿智与前瞻在于准确抓住“书法”这根中国文化根深蒂固的“辫子”参与到世界艺术潮流。他提出的“书法主义”,从思考到创作,研究与传播,从国内跨出国门,将中国汉字文化的神秘与抽象绘画的合体创造,带进西方国家并获得认同与赞誉。

上列中国艺术家的创作不但在证明绘画并没有消亡,而且仍然可以继续保持活力存在下去。只有一种原因,在后现代中艺术变成了娱乐,丧失了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的审美因素,从高级艺术到非艺术的退步,它预示了艺术的后现代终结。

对此,阿兰•巴迪欧另有深刻的洞见。当代艺术“一方面是对新形式的绝对渴望,总是需要新的形式,无穷尽的渴望。现代性就是对新形式的无限渴望。而另一方面呢,迷恋身体,迷恋限定性,迷恋性,暴力,死亡。对于新形式的迷恋和对于限定性、身体、暴力、痛苦和死亡的迷恋之间有一种相互矛盾的紧张感,就像是形式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一个合题,这就是当代艺术的主流。”他提示“艺术不是一场崇高的降落,从无限下降到身体和性欲的有限的不幸。而是通过物质减法的有限手段生产无穷无尽的主体级数群。”这里,物质减法是个关键词。这位法国哲学家甚至认为后现代只是哲学家们误判时代特征的结果,我们仍然处于现代性的范围内。他主张以“数学和诗”为手段,以复兴真理为目标拯救摇摇欲坠的艺术。通过精确并且有限的概括,去生产一种观察世界的新的光亮。

另一位当代美国最富盛名的艺术评论家、《艺术的终结》的作者卡斯比特则认为,要反制“后艺术”的空洞与沉滞,必须依托一种“新老派大师”的艺术。“它融合了老派大师的精神性和人文主义与现代大师的新观念和探索精神……简而言之,新老派大师的艺术能够即刻使人获得美学上的共鸣和幻想。这是一种复兴高雅艺术借此来挑战后艺术的尝试。”

“新老派大师的艺术”,这是卡斯比特针对时病开出的一张稳妥有效的处方,对中、意、法这三个各有地理渊源、具有悠久文明背景的国家,将传统中古厚的底蕴与人文精神跟新观念相融合,创造出属于时代有价值有意义的作品是可能的。但仍然属于传统递进性质的应时之法,对于文明衰落沉苛的预后没有下文。而阿兰•巴特欧关于当代艺术的十五个论题之第十二:“非帝国艺术必须像数学范例一样严密精确,像黑夜伏兵一样令人惊讶,像星星般崇高肃穆。”像是在横向的时间轴上立地竖起一杆纵轴。由着诗性与真理性赎回艺术的神性的光亮。预见一个新的世界:艺术超拔个人性,仰观广宇,俯察万类,像星星般崇高肃穆。

 

 

 

支持单位:

中国文化书院广东分院 /米兰35艺术中心/法国留尼汪大省艺术家联盟/汕头泽辉园艺术馆/北京寰国当代美术馆/意大利中意基金会/亚非&地中海国际当代艺术展委会/法属留尼汪艺术基金会/洛齐米兰工作室/缶舍艺术空间/lad(里德)设计机构/形界设计/弘一品牌/三香茶画

View Event →